首页资讯本地国内国际图片纪实风光民俗网摘时评报料万象慈善救助募捐关注媒体电视报纸教育历史

苍穹之下的果敢 一个小家庭的大事件

2017-02-17 00:19:16    来源:    编辑:

 

外婆家

五舅是去年果敢地区闹脑膜炎时不幸离世的。之后我就不爱回外婆家了,我怕见到外婆,看着外婆,再想着五舅,我就总想哭。

 

外婆是在风烛残年里失去了她最爱的宝贝五儿子。她已经老了,在这个跟岁月挣扎的年龄,坚强二字无从谈起。


 

昨儿个回外婆家,家里人比较多,但院子里却透着凉气,悲悲戚戚的。自从五舅病逝之后,外婆家就一直挥之不去这样的气息。


 

从不托梦的五舅

还记得以前的外婆家,每逢过年过节都热闹非凡,几个姨妈什么的都各自带点钱,或者提点水果、拎只鸡回家团聚。哎,再也热闹不起来了。


 

在大家的心里,五舅就是家里的顶梁柱,仿佛只要有他在,就没矛盾,没有困难,没有饿着的日子。五舅病逝之后,外婆家过年过节的热闹气息就像一团烈火一下子被泼熄,最后只能坐在炕边无能的哭泣。这对于社会来说不算什么,提起时无非是果敢有个人患脑膜炎去世了,但对一个家庭来说就是大事件。


五舅去世后留下了四个孩子,还有俩龙凤胎才三个月,刚进门就听到他们在哭着了,还用说吗?我这个做姐的看到了必须要背起来的!

唉,如今家里就外婆一位老人家,还有五舅妈拖着四个孩子过日子,想到这里不禁悲从中来。


五舅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却对我影响很大。从前,我有些想不通的问题的时候,经常去询问他;五舅去世后,当我遇到挫折而迷茫时都不知道找谁解惑。

有时候,我想烧柱香祈求五舅能给我托个梦什么的,可是他从来没出现在我的梦里,也没给过我什么提示,比我爸爸走的还干净利落。

爸爸经常会出现在我的梦中,只是每次爸爸在我的梦里都不说话。

爸爸,你见到我五舅了吗?


 

慷慨的七舅

我表姐家就在外婆家路对面。

表姐说,外婆家一直找不到搭在人,刚好班崴大舅家在老街租住的房屋快到期了,因为战争,他们家也无法返回,所以七舅就和班崴的大舅商量着,让他们一家搬进外婆家住,也有个照应。好大方的七舅啊,真的是匪夷所思。


 

我有个班崴大舅

七舅和七舅妈原先在勐拉,是后期才出现的,大概回来了半年多了吧,谁也没时间去记。而且最近好像又吵吵着要下去勐拉了。

班崴大舅是外婆娘家的亲戚,具体什么亲我也不清楚,是2.9之后他们没法回家了,在外婆家附近租了个房子居住后我才跟他们相熟的。听了表姐的话我心里一想,不是吧!这政府不是正给难民建房呢嘛!七舅怎么如此慷慨?


 

外婆家的后园是班崴

辣日头下,外婆家的后园里。

我走到大舅和六姨爹施工的地儿,走过去时看见大舅正在跟六姨爹研究着这房子的柱子该怎么搭,隐约听到六姨爹说了一句:“这我也不在行,要是歪了怎么办?”大舅淡定的答了一句:“歪点没事儿,也没多大影响。”


 

“大舅,盖房子呢?”

搭讪过后,我感觉自己说了句多余的话。

大舅看我出现后,愕然一下,随即点头。

我又问::“上次不是听见说你们去石园子抽房子了么?”

大舅搬着砖头,很费力的回了我一句::“没了!都被别人抽走了。”

我再问::“不是说那难民营盖了1000间呢!怎么,都抽走了?”

大舅放下砖,大喘了口气:“呼!别人都跟管事儿有着关系呢!我们啊!就只能干等着,能给就要,没得给还得靠自己。”


 


 


外婆家这一大家族沦落了,就像一座山坍塌了一样。逢年过节聚在一起更多的是矛盾,是压抑,而不是快乐,失去五舅的这个家庭就这样乱作一团了。
 

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我五舅病逝比2.9战争还要可怕,因为没有什么能比一家人守在一起更重要的了。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今日推荐
精选图文
网友最喜欢看
首页头条
24小时排行榜
  • 果敢网手机版二维码
  • 果敢网微信公众号
果敢资讯门户网站 客服:mmkokang@126.com|Copyright 果敢网 www.mmkok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